打开微信,扫一扫登录

韩媒曝"N号房"主犯或花钱找人代写悔过书,炫耀称写好就能减轻量刑,如今已成产业链

网络   2020-04-02 17:20 759 8

希望所有涉案者都能受到应有的惩罚,也希望所有受害者都能够得到保护。

最近韩国“N”事件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这是一场恶行集体性犯罪,以“博士”为主谋的案犯们通过威逼利诱对受害者实施性犯罪,并全程将过程拍下,分享到聊天群。从2018年开始,这位运营者在聊天发布视频提供给会员观看,并收取费用,观看直播的会员达到26万人,被涉及受害女子74名,当中有16名未成年,最小的年仅11岁。


事件一经曝出,就引起了全网的轰动,韩国超过一百万网友在青瓦台网站请愿,要求公布主犯以及聊天群26万会员的身份,有不少艺人也媒体上发声呼吁。有报道称,“N号房”的26万会员中,还包括当红男艺人,这一消息让饭韩的粉丝们极其震惊,目前为止,除了主谋赵某之外,其他涉案人员名单均处于保密状态。


随着事件的演变,全网市民都在注视着后续发展,希望罪犯能够被绳之于法。近日,韩国媒体报道称,韩国“N号房”事件主犯赵主彬、李某、全某等人在被逮捕后均向司法机关提出了悔过书以争取轻判。但令人震惊的是,这些悔过书可能是他们花几千到几万韩元在网上买来的。


经韩国媒体爆料,韩国某网站有一个由性犯罪嫌疑人们创建的论坛,在该论坛搜索“悔过书”便可以找出上千个帖子,其中既有性犯罪嫌疑人们交流写悔过书经验的帖子,甚至还有收费代写悔过书的广告,一份代写的悔过书标价在几千到几万韩元不等。爆料媒体表示,已经落网的“N号房”事件主犯赵主彬、李某、全某等人提交的悔过书也很有可能是花钱在网上买来的。


在韩国据统计,近一年的性侵犯罪案件137起,但又48起案件因为嫌弃人提交悔过书而得到轻判。占所有案件35%,如今写悔过书已经成为了一项产业。此事一出,韩国网友纷纷表示说“这种根本就不配写悔过书,直接可以牢底坐穿,不配悔过!轻判是要出来继续祸害人吗?”


报道称,因涉嫌运营Telegram“博士房”的姜某近日被警方逮捕拘留。姜某曾是一名社会服务公务员,言行胆大妄为,过去因涉嫌威胁班主任而被判刑,出狱后,竟然在网络上向周围的人炫耀称,“只要写好悔过书,就能获得减轻量刑”。此次,姜某在“N号房”一案上“故技重施”,现已向法院递交悔过书,争取再次得到从轻处理。


韩媒YTN同日曝光姜某于去年4月份在一个聊天群的对话,内容如下:“工作期间曾被判有期徒刑。我拿着高中老师的病例对其威胁......刚开始要被判有期徒刑2年6个月,后来递交了悔过书,被认定患有精神疾病,因此得以减轻量刑,最终被判1年2个月。”当时距离姜某出狱仅一个多月,他便迫不及待炫在网络上炫耀减轻量刑的过程。


2018年,姜某因涉嫌从高一起,长达7年间威胁班主任而被起诉,宣告被判有期徒刑1年2个月。当时法院认定姜某承认错误并进行了悔过,同时考虑其出现精神疾病状态,因此驳回检方上诉。据悉,姜某在“威胁班主任”一案的审判过程中提交过悔过书。


然而,当姜某出狱后,再次对班主任A某进行了17次威胁。据受害教师A某向青瓦台发表的“要求公开姜某身份信息”请愿文称,自己在经历过威胁案件后,将个人姓名、身份证号码、居住地、工作单位全部变更,但又再次被姜某找到。姜某发短信给A某,提到A某的幼女,并扬言要杀人,继续威胁他。另外,经警方调查,姜某通过自己工作的区厅查询系统查出A某家庭信息后,发送给“博士”赵主彬,委托其报复A某,并给予了4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3万元)好处费。


目前,姜某因涉嫌《特定犯罪加重处罚法》中的报复、胁迫等罪名,正在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接受审判。他分别于2月4日和24日提交了两次悔过书。韩国法院计划在4月10日,对姜某进行第二次公审。


另外,姜某还涉嫌帮助赵主彬制作散布性剥削视频。据调查,他在区厅查询系统中窃取受害女性个人信息,并转交给赵主彬。检方于1日传唤姜某。在被移交审判的4名“博士房”同犯中,姜某是第一个因该事件被传唤到检察机关的嫌疑人。


这不禁让人想起韩国电影《素媛》案件的原型赵斗淳。赵斗淳因绑架并强奸了8岁女童,造成女童重伤、大小肠流出,不得不终生使用人工肛门与尿袋,但赵斗淳最后仅被判入狱12年。


但2020年,赵斗淳即将刑满释放,韩国民众请愿希望此人不要出来,但根据韩国“一事不再理”原则,已经无法再关。韩国媒体也报道出了他的长相,根据最新心理测试结果显示,其出狱后再次犯案的可能性程度为“极高”,12年的时间过去了,却丝毫没有悔改。


此外,据报道,“N号房事件”主犯赵某在聊天室内肆意传播某些女团成员的信息,其中包括艺人的电话号码、住址等私人信息。


未经允许就传播他人信息,本就是一种应该受到指责的行为,而赵某似乎认为自己正在做一件十分骄傲的事情。


在公开艺人的信息之后,他还对聊天室的其他成员表示,可以到所在地址位置蹲守,以达到对艺人进行骚扰的目的。


在“N号房”被曝光之初,就有网友提出了有艺人被殃及的猜测。


据韩媒报道,主犯赵某在聊天室中的确表示过自己拥有艺人的不雅照,但是此言论在当时引起了其他成员的质疑,赵某并未公开不雅照,而是公开了艺人的私人信息,以证明自己没有说谎。


从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出,主犯赵某似乎将拥有女性的不雅照当成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在那个以分享不雅视频为盈利目的的平台中,这种肮脏的行为却能得到推崇,可见韩国的部分男性对女性有多么不尊重。


除了该案件疑似涉及女艺人之外,网友们还发现,“N号房”中的某位用户昵称与韩国知名PD郑中渊在其他社交平台中的昵称一致,从而质疑郑中渊也是“N号房”中的会员。


郑中渊是韩国著名的综艺节目导演,其执导的综艺节目广受好评,其中《大逃脱》还被国内引进版权,是芒果台颇有人气的真人秀《密室大逃脱》的原版节目。


消息一出,引起了网友们的广泛讨论,但是随后,郑中渊对这一质疑做出了否认,他表示自己并没有使用这个手机种类,仅靠一个昵称便对自己进行质疑是一件很不负责任的事情。


并且,他还表示自己会用法律途径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对于散布谣言者,他会追究到底。


影视从业人员作为公众人物,其社会形象对事业的影响重大,再加上“N号房事件”的性质恶劣,若该案中的公众人物的名单被曝光,相比素人,他们一定会受到更严重的抨击,这也就是被怀疑的郑中渊会引起热议的原因。


从“N号房”被曝光至今,越来越多的艺人信息被曝光,这些信息在揭穿了涉案人员罪行的同时,也不断地刷新了我们的三观。


最后,希望所有涉案者都能受到应有的惩罚,也希望所有受害者都能够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