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微信,扫一扫登录

N号房“博士”后继者“太平洋”被抓获,仅仅是一名16岁的未成年人!

网络   2020-03-26 15:26 1235 9

韩警方发现,除了Telegram,在Discord、Wickr和Wire等安全性更好的聊天工具中,也有“博士房”的泄露视频。

26日,据报道,韩警方发现,除了Telegram,在Discord、Wickr和Wire等安全性更好的聊天工具中,也有“博士房”的泄露视频。


据首尔地方警察厅表示,N号房中,在“博士房”之后崛起的“太平洋远征队”,运营者是A某,是一名16岁未成年人。他最开始太平洋是“博士房”的付费会员,后来与博士等发生纠纷被赶了出去,没想到的是,A某竟然出去后建立并运营了属于自己的传播室“太平洋远征队”,该聊天室不是收费会员制,但涉嫌接受赞助运营。


今年1月,他转移到名为“Wire”的聊天工具上,接替“博士”主导性剥削视频的供应,运营着名为“太平洋远征队”、拥有2万会员的性剥削视频分享房,专门散布儿童性剥削视频,他还口出狂言,称大家参与度高的话会多给参与者们更多视频看,聊天室规模日益变大。即使博士被捕,成员们也未停止隐秘的交易。


据多名举报者透露,自2月开始,警察厅以“管制网络性犯罪”为由成立特别工作小组逮捕60人之后,Telegram上的性剥削视频共享室大量消失。但是去年末转移到Wickr,和今年初移动到Wire的性剥削视频仍在交易中。


另外,关于N号房主犯24岁的赵主彬目前还在审问中,最新消息表示他其实是用另一款软件,单独管理高价付费用户,该软件是美国聊天工具Wickr,由于用户注册时不进行电话号码等实名认证,用户可以保持匿名性,安全性能优于Telegram平台,所以他给高价用户选择了这款聊天工具。


这些高价用户的入场费为150万韩元(约人民币8690元),并且如果不是得到赵主彬“认证”的会员,是不能进入该聊天室的。可见其权力之大。


目前虽然赵主彬被抓获,但在Wickr聊天室内,赵主彬制造的xing剥削视频很有可能在他没有任何制裁的情况下被迅速共享。


也有人担心,在Wickr中会出现第二个N号房。 因为随着赵主彬被抓获,Telegram博士房浮出水面后,性剥削视频的共享者们就会开始转向其他聊天工具,深不可测。


所以有教授表示这时候呼吁国际协作,一定要对Wickr聊天室进行调查。


另外,根据报道,韩国政府为了防止“N号房”事件受害者遭受二次伤害,将尽快为他们变更身份证号码。


韩国行政安全部26日表示,上月收到2名“N号房”事件受害者有关变更身份证号码的申请,并做出了同意变更的决定。


韩国行政安全部居民登录证变更委员会称,虽然现行法律规定,要在6个月内做出变更决定,但由于此次事件在社会上引起巨大争议,受害者们对此感到不安,因此将缩短事实调查时间,争取在3周内做出决定。


据报道介绍,自2017年5月起开始,韩国行政安全部为因身份证号码泄露而受到损失者实行变更身份证号制度。申请人在通过审查后,可以修改生日、性别以外的后6位数字。


韩国行政安全部居民登录证变更委员会有关人士称,目前已知“N号房”事件有74名受害者,预计这其中大部分人将会申请身份证号码变更。他们将在收到申请后尽快处理以减少受害者不安。


所谓韩国“N号房”事件,是指犯罪嫌疑人利用即时通信软件Telegram,开设多个聊天室,共享非法拍摄的性剥削视频和照片,聊天室大都以数字编号命名,只有付费成为会员才能观看。根据警方掌握的情况,至少有74名女性受害者,其中还包括16名未成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