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微信,扫一扫登录

“威士特丹”号终靠岸 日本“钻石公主”号累计218人感染 全球邮轮业噩梦未散

网络   2020-02-14 17:15 641 8

“威士特丹”号找到了归宿,但其他邮轮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由香港出发、载有约2200人的“威士特丹”号邮轮,连日来遭多国政府拒绝泊岸后,船公司荷美邮轮2月12日终于表示找到新停泊点,正是柬埔寨西港。


  该船载有1455名乘客及802名船员,2月1日从香港出发,展开14天的行程包括台湾、日本等地,原定2月15日在日本横滨结束旅程。


  但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在各地爆发,多个地方的政府拒绝其泊岸,包括菲律宾、日本、关岛及泰国,其中日本政府表明以船上有疑似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为由,不准邮轮停靠。但“威士特丹号”连日来则坚持称船上没有疑似患者。


  据荷美邮轮所指,该公司已取得所有批准,并对柬埔寨当局的支持表示非常感激。


  邮轮预计会在2月13日早上7时抵达西哈努克城,然后会在港口停靠多日,让旅客落船及上岸,然后在未来几天中,船公司会安排专机接载旅客到柬埔寨首都金边,然后再各自回家。


  应提的是,目前停靠日本横滨港外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有218人呈阳性,确认感染新冠肺炎。。自从“钻石公主号”出事后,日本政府就开始禁止外国邮船停靠日本港口。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兴斌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邮轮旅游是人口高度密集性的旅游方式,人们的活动面积有限,一旦发生任何传染性疾病或者有恐怖组织威胁的话,对全体船员及游客来说都是风险很大的事情。日本政府方面的举动可以说是非常不明智的,这意味着把传染源局限在了船上,只考虑怎样不影响日本,但在人员高度密集的情况下,却影响了大量船上的人。最合适的做法是将人疏散到一个专门的港口进行隔离,减少船上人员的互相传染。


  “这是我们一直呼吁的国际团结的一个例子。”当地时间12日,谭德赛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柬埔寨同意接受“威士特丹”号邮轮靠岸的消息,当时,谭德赛如此评价道。据了解,“威士特丹”号1月16日从新加坡出发,停靠东南亚多个港口后到达中国香港,2月1日从中国香港出发,于4日到5日停泊中国台湾的高雄。而在13日抵达柬埔寨之前,邮轮已被菲律宾、日本、韩国、美国海外属地关岛以及泰国拒绝停靠。


  “威士特丹”号找到了归宿,但其他邮轮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根据谭德赛的说法,目前有3艘邮轮经历了延迟通关或被拒绝进入港口,而且通常没有基于有证据的风险评估。谭德塞称,WHO将与国际海事组织一起,根据《国际卫生条例》向所有国家发布一份公报,以尊重船舶的“自由惯例”原则和对所有旅客提供适当照顾的原则。 世卫组织已发布有关如何在船上处理此类公共卫生事件的指南,并敦促各国和公司遵守该指南。


  上个月末,WHO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宣布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彼时,谭德赛明确表示,这项声明不是对中国投下的不信任票,他们最担心的是,这种病毒有可能传播到卫生系统较弱的国家。而在这种状态下,如果入境口岸不具备相关卫生能力,缔约国可命令船舶或飞机在自担风险的情况下驶往其他入境口岸。


  “我再说一遍,现在是团结的时候,不是搞污名化的时候。”柬埔寨在“威士特丹”号上树立起了一个标杆,在发布会上,谭德赛不忘对此进行强调。事实上,在疫情面前,旅游业本就成了重灾区,而邮轮业因为其高度的移动性、空间的密闭性及游客活动空间的相对局限性则加速了疫情的传播,眼下,邮轮几乎与病毒画上了天然的等号。


  此前上海国际邮轮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叶欣梁对媒体表示,某些邮轮公司因为取消航次直接损失7亿-10亿元左右,小型邮轮公司的损失也在5000万元左右,而为邮轮公司和港口配套的其他供应商、企业等,相关损失初步预计在10亿元左右。


  亚洲邮轮产业目前已经成为全球邮轮市场最具活力的地区,亚太区客源量占全球邮轮市场份额达到了15.1%。其中,中国邮轮旅客的数量2018年达到219万,占亚洲邮轮旅客总数超过50%。但在疫情面前,邮轮旅游订单量的下降是可想而知的,而国际邮轮协会发布的最严邮轮业禁令也让各国邮轮企业短暂告别中国市场。本月初,皇家加勒比还宣布,取消3月4日之前从上海母港出发的豪华邮轮“海洋光谱”号8次行程,预计取消将使一季度每股收益减少0.25美元。


  不过根据国际邮轮协会发布的数据,今年只有10%左右的邮轮计划在亚洲投入运营,32%的邮轮将在加勒比海运营,28%的邮轮将在欧洲和地中海地区运营。


  王兴斌认为,目前来看,疫情对中国邮轮的内河航行还没有影响,但是过境邮轮的影响就很大了。而这件事也给国内邮轮游提了个醒,过去邮轮都在安全上下功夫,却忽略了健康方面的影响,如今疫情则在健康、安全等方面给邮轮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