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微信,扫一扫登录

淘集集宣布重组失败总部已关门 成立仅1年曾宣称用户破亿

网络   2019-12-09 17:10 1187 0

淘集集CEO张正平还特意在公告中解释称,并不存在忽悠债权人的事实。

12月9日凌晨,曾号称比拼多多更下沉的电商淘集集CEO张正平,正式对外宣布淘集集重组失败,表示接下来公司将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组。这家成立仅一年的电商,曾靠着高额的补贴疯狂拉新,上线后估值曾达到2.42亿美元。张正平在公开信中表述,淘集集一共有两个潜在投资人,都是在国庆左右就开始沟通。其中已有投资人签完投资协议,但多次拖延打款时间,“由于资金未能如期到账,不得不宣布淘集集本轮重组失败!”


淘集集或申请破产,总部已关门


12月8日,陆续有媒体传出淘集集或宣布破产的消息。12月9日凌晨,淘集集正式对外发布公告,在公告中,淘集集CEO张正平回顾了公司重组失败的始末。其表述称,淘集集的破产重组已历时两个月,目前的思路是如若破产重组,将淘集集所有权转交给债权人。“如果债权人需要,则我和高管团队将继续服务淘集集,如果不需要,则我和高管团队离开淘集集。”而如若申请破产清算,“我和团队依然会通过个人创业努力归还欠款。”



张正平还特意在公告中解释称,并不存在忽悠债权人的事实。他还表示,淘集集一共有两个潜在投资人,其中一个投资人曾签完投资协议,“但一直拖延打款时间,超出了公司能承受的最后期限。”张正平称,淘集集目前的支付宝账号已经被司法冻结,“11月工资是预留出来的,但受11月28号账户被冻结影响,无法打出;如果公司正常破产清算,法律上会优先结算工资。”张正平表示,由于公司已经无法继续经营,公司将弱化线下接待,主要改为线上接待。会开通一个供应商代表群、一个广告代理群和一个线上沟通专用微信或QQ,会按照顺序接待每一位债权人。


张正平还特意在公告中否认了转移资产的传闻,称海外账户仅用于收取A轮融资的过桥贷款,目前仅有1000余元,而公司的所有子公司已经无资金可用。


而据证券时报报道,9日早晨,淘集集所在的上海总部五牛控股大厦26、27层已经上不去,而前来讨债的商家、客户、员工均被统一安排在一楼等候,进行集中处理,27楼员工已经全部通知休假。


APP仍在返利送钱拉新,CEO反思疯狂烧钱为倒闭埋伏笔


红星新闻记者在9日早下载淘集集,发现其在苹果应用商店中仍能正常下载。而据七麦数据,截至9日12时,淘集集在苹果应用商店免费购物类应用排名中排125名。红星新闻记者下载该APP后,发起第一个页面仍然是派送现金,即登录即可领取1元的新人现金,并表示下单满10元即可提现。而红星新闻记者发现,淘集集商场中仍然有不少货品,而选择某一货品并点击购买后,淘集集也会鼓励分享页面,并表示可以以此获得返利,APP中的赚钱攻略也详述了返利提现流程。


事实上,淘集集正是靠着为用户返利、让用户赚钱而疯狂扩张拉新。据公开信息,淘集集隶属于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主攻下沉市场。2018年8月上线,10月就获得A轮融资,融资金额为4200万美元,估值达到2.42亿美元。据界面新闻报道,2019年6月,淘集集宣布启动B轮融资,拟融资2亿美元,投后估值8亿美元。虽然看来风光无限,但淘集集疯狂烧钱返利拉新也为其倒闭埋下伏笔。红星新闻记者梳理了解到,今年9月,淘集集出现了供应商集中挤兑上门讨要货款的消息,10月12日,淘集集发布声明回应了针对欠商家贷款的事情,淘集集称,网传谣言使部分商家感到了不安,甚至来访淘集集总部,“目前,公司已经成立了应急小组和商家进行积极沟通。希望商家们可以不信谣、不传谣。”而据界面新闻,10月13日晚,淘集集公布了先向商家支付20%债务金额的方式,剩余债务延期至当淘集集与重组方重组后的目标公司估值达到20亿美元,或上市时3个月内兑付剩余款项,但此举遭到了商家的反对。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张正平曾在致歉信中反思,正是因为疯狂的烧钱获客让淘集集一步步走向危机。其表述,淘集集的注册用户已超过1.3亿,“市面获取一个注册用户并不便宜,大家都知道淘集集不收佣金,亏损实际上都亏损在获客上边。”张正平更反思,“进入(今年)7月,由于内外部一些因素,业绩增长受到了极大的影响,销售额出现停滞,这里我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过多的时间花在了融资身上,想通过融资款来解决当前增长的问题,延误了最黄金的自救期,策略上边选择了继续亏损获取用户。进入9月,由于融资迟迟得不到确认,现金流开始下降,危机已经来临。”



专家观点:社交电商红利已过,进入洗牌期


10月18日,微信官方发布了《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的最新修订版本,新增条例中,微信表示将对诱导下载、好友助力加速、砍价、任务收集等违规活动,以及违规拼团等方面内容作出规范。而该规范对社交电商起到了极大的掣肘,也让社交电商的获客成本更加高企,压力重重。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淘集集重组失败的根本原因是社交电商红利已过,进入洗牌期。“头部平台拼多多率先上市后可谓“一枝独秀”、遥遥领先,加上“百亿补贴”+“天天领现金”等策略,快速拉高拼购类电商获客成本。在这种激烈竞争的局面下,中小社交电商自然无以为继,“丛林法则”导致优胜劣汰。”曹磊分析,盲目“撒币”也让淘集集迅速向危机,“从淘集集被爆出资金链紧张起到宣布破产重组当日依旧在搞“现金红包”活动。由于市场培育前期“烧钱”过度,平台自身缺乏盈利能力,加上平台模式雷同缺乏差异化优势,对用户缺乏持久吸引力,导致资金链断裂,无法持续。”


曹磊表示,淘集集的重组失败还与平台型电商自身特点相关,“平台型电商牵涉商家面广、数量众多、涉及金额大,这类创业公司一旦有风吹草动,就会“墙倒众人推”,商家上门讨债提现,引发商家挤兑危机,加快了平台崩盘破产。而资本“寒冬”持续加剧,缺乏新的风险投资“接盘”跟进,加上洽谈并购重组中的“大型机构”在签定投资意向书后,不再做“接盘侠”,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失之交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