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微信,扫一扫登录

22年前特朗普怀抱港女照片曝光,港商耍弄未来美国总统始末

网络   2019-09-23 10:25 1363231 4330

谁曾想当年始于香港高球场的交手,竟影响如今中美贸易形势。

美总统搂抱港女旧照曝光, 临近破产时曾遭港商“耍弄”


近期流出的一张关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照片,在网上引起了热议。


照片显示尚处于年轻时期的特朗普怀抱着一个亚洲面孔的短发女子,而旁边坐着一位年长者。照片备注称:“20世纪90年代初期,郑裕彤带着朋友家闺女明美莲会见特朗普。”


照片中,从三人神色颇为愉悦,然而谁能想到,这这段经历为后来特朗普对对中国经济的强硬态度埋下了种子。


22年前,特朗普跟香港富商郑家纯(郑裕彤长子)和罗瑞康有过一次不愉快的合作。


20150730171805.jpg

罗康瑞


地产狂人特朗普向以作风进取见称,不过1994年美国楼市低迷,他就因负债过高面临破产危机,透过投资银行对外寻求打救。恰巧当时日本经济泡沫已爆破,日本人不再在曼哈顿狂扫物业;反而是香港接近九七回归,一些打算把部分投资移师海外的港商,对特朗普发出的求救讯号感到兴趣。


兜兜转转中,特朗普的这件事漂洋过海,被罗康瑞以及地产巨无霸新世界第二代掌门郑家纯知道了。最终,郑家纯和罗瑞康决定斥资数以忆计美元,入股特朗普旗下位于哈德逊河畔、占地77亩(相当于两个维园)、涉及19幢建筑的超巨型高级地产项目(后来命名为Riverside South)。


Riverside South


罗康瑞和郑家纯看上了这个项目,特朗普口中搞定中国人,狠赚一大笔的故事也因此发生。只不过,实际的情况与他吹嘘的,是完全不同的版本。对这段历史,不少人都略有所闻,但,《纽时》早前就访问了几位当事人,包括罗瑞康,以及当时代表特朗普的银行家Abe Wallach,首次披露了这宗“中美合作”不为人知的秘辛。


话说当时的形势是特朗普急,郑家纯和罗瑞康不急。据Abe忆述,特朗普不喜长途跋涉,当时万分不愿意亲身飞来香港商谈,也担心到香港打客场会更处下风,但接到罗、郑二人“到香港谈吧”的消息,他还是屁颠屁颠地开始了显然不会很美好的旅程。


举例说,郑、罗二人当时奉行香港商界的老规矩,邀请特朗普到高球场,边打球边谈生意,并开出赌注[1000元美金一个洞]。特朗普虽在美国也打惯球,却不惯赌钱,加以当时身陷破产危机,更被这个赌注吓怕,遂要求改为[100元美金],顿时在气势上轮了一大截。罗瑞康回忆到此,还特意给特朗普留了个面子,说当时那场球,特朗普输的比赢的要多,他高尔夫打得不错,但我们对场地比较熟悉,他可能也因为长途旅行而差了发挥。


58f913f70ba0b81b008b4eb6-750-562.jpg

特朗普


打完球后,二人邀请特朗普到郑家纯父亲、彤叔郑裕彤家中吃饭,不过特朗普不喜欢桌上的食物,也不会用筷子,席间还出了不少洋相。Abe记得,第一道菜是一整条鱼,没有去头。能看到鱼的脸和牙齿,看上去真的很难看。佣人更把鱼头对正特朗普,邀请他先尝,吓得他急忙把鱼推给身旁的Abe。席间,郑、罗二人又打趣说要进行一场非正式的喝酒比赛,但特朗普却是禁酒主义者(teetotaler),惟有婉拒,令场面十分无趣。


在香港一轮交锋下来,特朗普灰头土脸,真的如他事前所担心,在谈判上输光气势,却又不能跟对方撕破脸,难免会[蚀章],甚至被予取予携。这其实是商界谈判的惯技,特朗普自己也不会陌生,但他作客香港,还面对两大中国生意人高手,就像《叶问2》中的西洋拳王来到香港,却被[宇宙最强]甄子丹饰演的咏春宗师打到跪地求饶。


既开坏了头,及至双方基本上谈妥合作之后,特朗普还继续落于下风,被迫处处屈从。例如他当时濒临破产,被债权银行要求尽快引入资金,急如热锅蚂蚁,但在原订签署合约之日,香港方面却突然以“撞正农历鬼月(7月),不吉利”为由,要求推迟至公历9月15日后才签约(但罗瑞康解释,当时是因为文件问题才推迟签约,非关迷信)。此外,对该项目的装修设计,特朗普亦被迫放弃一贯喜爱使用大量云石和金色的风格,改为听从“风水师”的意见。


最终,罗康瑞和郑家纯把项目盘了下来,当时的合作方案是,他们帮特朗普收拾调项目的烂摊子然后独立搞开发,特朗普什么都不用管,但可分30%的利润。虽说合作未必愉快,但Riverside South项目确实十分成功,回报极之和味。坐着就能赚30%利润,还能解眼前之危,中国人可谓相当厚道了。走投无路的特朗普也找不到更好的方案,所以赶紧签字画押,把舞台交给了中国人。直到2005年,随着美国经济和楼市复苏,特朗普不但财政脱困,身家还更胜从前,这才借机发作。


话说当时在占多数股权的香港投资者主导下,把该项目的住宅部分以17.6亿美元出售,成为纽约史上最巨额住宅交易。然而,尽管特朗普收到他按合约应得的可观利润,却声称不满香港投资者事前没知会他这次交易(但罗瑞康坚称特朗普事前知情),并扬言[如果我知道,肯定可争取到更高卖价],更以此为由,在美国控告香港合作方,索偿10亿美元。


这简直就是农夫与蛇的故事啊,当初帮你还债,救你的命,现在还为你挣到这么大一笔,而你,竟是这样的,翻脸不认人,还忘恩负义!


罗康瑞和郑家纯嘴上没这么说,心里一定这么想过特朗普,但事已至此,他们也就不再对指望特朗普讲规矩抱天真幻想。两人一商量,立即达成共识:跟他干,别让他以为我们中国人是好欺负的。


这一干,就是4年多,1000多天的千回百转。


你不是要打官司吗?陪你打!


4年多下来,罗康瑞和郑家纯的律师团,光是各种书面材料就折腾了将近17万页。


你不是说这个买卖不划算,还不按这个结账吗?


那我们干脆用这个收益继续投资。就在特朗普起诉期间,罗康瑞和郑家纯直接把卖楼的收益再投资,趁低买了美国银行在旧金山和纽约的房产。


最终,法庭的裁决是,特朗普无理取闹,违反契约精神,起诉不予支持。而且还同时裁定,特朗普原本可以早早结算的30%收益,必须跟已经投资的美国银行大楼一起捆绑,要到2044年才能结清。纠缠4年多,特朗普最终:完败。不但完败,还赔了夫人又折兵,既让可以到手的利润被弄到了几十年以后,也为日后吹嘘自己搞定中国人,埋下了那颗被《纽约时报》引爆的炸弹。


罗康瑞在这个项目的权益,早已卖给郑家纯,但他对这个经历记忆犹新。


虽然后来特朗普通过记者向他们示过好:“如果你能跟罗先生和郑先生说上话,请转告他们,我唐纳德·特朗普非常尊重他们,好吗?”而官司之前,在一次罗康瑞出席的国际会议中,台上演讲的特朗普也曾公开感谢罗康瑞是“救了我命的人。”但罗康瑞对特朗普的印象,依然是非常之不好。


“这样一个人如果当总统,那真是……”


有人辩护说,特朗普当时是商人,所以这样做是不是也可以理解?罗康瑞显然不满这个说法背后的潜台词,“商人也该有诚信、道德、讲点情义,但他就是那样的人。”说完,脸上略过藏不住的鄙视。


因此,对《纽约时报》因为自己也是成功的地产商人,而且跟特朗普一样赞助过一档创业类节目,就断章取义称自己是“中国特朗普”,罗康瑞是绝对地不认同,甚至认为是羞辱!“我们绝对不是一种人。”罗康瑞强调说。


特朗普这段有22年历史、涉及香港生意人的恩怨情仇,个中是非外人实难判断,但确有可能是他现在如此敌视中国商界的深层原因之一;谁曾想当年始于香港高球场的交手,竟影响如今中美贸易形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