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天价离婚案!这家公司董事长付了9亿分手费,还失去了公司实际控制权

网络   2019-09-11 16:01 3199 5

对于A股的资本大佬而言,离婚不仅是夫妻二人的事情,更可能“牵一发动全身”,进而影响上市公司未来的命运走向。

这两年资本市场的天价离婚案层出不穷,7月,全球最贵离婚案落幕,世界首富、美国亚马逊公司创始人杰夫·贝佐斯与麦肯齐·贝佐斯离婚,因杰夫·贝佐斯出轨,麦肯齐本可分到一半身家却选择了慷慨放手,只分走了价值383亿美元的亚马逊4%股票,随后她捐出了这笔财富的一半。


8月,私募大佬徐翔离婚案引发市场热议,除了人物引人注目外,其中重要的理由在于徐翔家族持有多达六家上市公司的股权,如果离婚财产分割协议落定,不仅意味着其200多亿财产进行切分,也意味着所持上市公司的股东结构也将发生剧烈变动。


9月,A股天价离婚案再现。


9月10日晚间,沃尔核材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周和平就离婚财产分割事宜作出相关安排,将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1.82亿股过户给前妻,市值大约9亿。


离婚财产分割协议生效后,上市公司沃尔核材的股权架构也随之发生巨震,董事长周和平因此丧失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受此消息影响,9月11日,沃尔核材收盘跌2.81%,报4.85元/股,市值为61.06亿。


image.png



十年前的离婚案件,原本早已解除夫妻关系,如今却再起波澜,董事长夫妻的财产分割,竟然让上市公司一夜之间变成“无控股股东”状态。


9月9日晚间,沃尔核材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周和平就离婚财产分割事宜作出相关安排,将其持有的1.57亿股、深圳市沃尔达利科技企业(有限合伙)持有的2494.33万股沃尔核材股份过户至前妻邱丽敏名下,合计1.82亿股。



截至9月10日收盘,沃尔核材收盘价格为4.99元/股,按照最新市值计算,这一笔1.82亿股的转让,相当于9亿元左右的“分手费”。


不过,除了天价分手费之外,上市公司的股东结构也因此发生巨大的变化。


公告称,权益变动完成后,周和平可实际支配的表决权下降至15.06%,仍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邱丽敏实际可支配的表决权将增加至14.47%,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而由于周和平和邱丽敏因财产分割而发生各自的股权变动,前两大股东可控制的表决权相对接近且不存在一致行动或表决权委托的安排,公司前五大股东中的其他三名股东单独持股比例均低于5%,公司股份分布变得较为分散,不存在任一股东可以单一对公司股东大会决议及董事会人员的选任产生重大影响,公司将处于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的状态。


从沃尔核材的中报情况来看,彼时公司的前三大股东还是周和平、杭州慧乾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深圳市沃尔达利科技企业,其持股比例分别为18.06%、3.23%和1.29%。其中周和平自身也持有沃尔达利公司35%的股权,其直接和间接持有沃尔核材股份19.19%的股份,属于绝对控股的位置。


而如今,由于一次高昂的财产分割,周和平个人支付了了多达1.82亿股股份,也同时丧失了沃尔核材的实际控制权,可谓损失惨重。


除了天价的分手费之外,还要拱手让出实控人的位置,A股资本大佬闹一次离婚,代价实在太大。


值得注意的是,周和平和邱丽敏的这次离婚财产分割,时间却是在两人办理离婚登记的十年后。


二人曾于2009年办理离婚登记,彼时距离沃尔核材2007年上市仅两年时间。离婚时,二人未对登记在周和平名下的沃尔核材股票进行实际分割过户,故双方签署了《离婚财产分割补充协议书》。


在股份分割前,邱丽敏非沃尔核材的前十大股东。但公司首发上市时,其持有上市公司10.78%的股份,为第二大股东,2010年时减持了一半左右后持股5.728%。


周和平与邱丽敏的夫妻关系在沃尔核材上市时有所提示,但后来二者离婚并未再次公告,自此上市公司的公告中无再披露二者的关系,直至最新的财产分割事件,离婚消息才浮出水面。邱丽敏减持时的公告显示,其无一致行动人。


沃尔核材上市时,周和平为上市公司董事长,邱丽敏为副董事长。2009年4月份以后,邱丽敏不再任副董事长职务。4个月后,邱丽敏和周和平进行了离婚登记。沃尔核材披露的最新公司管理层名单中,已无邱丽敏的影子。


沃尔核材及各子公司从事高分子核辐射改性新材料及系列电子、电力、电线新产品的研发、制造和销售,开发经营风力发电等新能源产业。


上市前几年,沃尔核材业绩扶摇直上,2015年净利润到达顶峰5.7亿元。之后2016年-2018年三年间,公司业绩如坐过山车:2016年及2018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07亿元、0.21亿元,均同比下滑逾八成;而中间的2017年曾出现“回光返照”,实现净利润1.68亿元,同比增长57%。


沃尔核材称,此次股份分割不会对公司日常经营活动产生不利影响。据补充协议书及声明,周和平及邱丽敏均未对任何一方提名董事、监事或者高级管理人员候选人,及在股东大会或董事会进行选举或聘任时的表决意向作出约定。即,上市公司将处于无实控人状态,但董监高候选人将按规定流程走,不会受二人财产分割影响。


不过也有投资者担心,跃升第二大股东位置,持股比例高达14.47%的邱丽敏如果集中减持,可能也会影响沃尔核材股价走势,股价短期承压。目前,对于邱丽敏新持有股权的未来安排,上市公司方面并没有给出更多的信息。


一段婚姻关系结束,牵涉到的不只是上市公司重要股东及高层个人婚姻关系的处理以及高额分手费的支付,还牵涉到了上市公司本身的股权变动,以及后续的股价巨幅变动。


而除了股东排名发生变动之外,离婚引发的减持变动,更是让投资者揪心。


2017年10月10日,唐德影视董事、赵薇哥哥赵健也因为离婚进行财产分割,前妻因此分走约达1921万股股份,占公司持股比例4.81%。一年后,夫妻二人先后放出减持计划,令唐德影视股价受到重创。


无独有偶,2018年12月20日,梅轮电梯第三大股东王铼根因离婚纠纷案执行财产分割,女方获得上市公司1309万股权。而这次股权转让后,离婚当事的两人持股比例均低于5%。而在离婚后同时,王铼根有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减持其剩余股份。


一时之间,“离婚减持”的套路引发诸多争议。有市场人士指出,如果股东持股降到5%以下后,可能可以避开监管限制,进行灵活减持,甚至随意减持,减持方式、时间等有更多选择,获利空间也会增加。


此前,监管部门曾经要求对于“限售期前发生非交易过户需要继续履行股份锁定承诺”,通过对这样的安排,部分防范了离婚事件造成的减持动作。但实际上,从目前已经发生的案例来看,由于离婚后的财产分割造成的股权分散,仍会有持股股东不顾承诺而进行连续减持,因而也造成了上市公司股价的大幅波动。


对于A股的资本大佬而言,离婚不仅是夫妻二人的事情,更可能“牵一发动全身”,进而影响上市公司未来的命运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