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重建方案竞赛,中国作品夺冠 法国议会:必须按火灾前的模样重修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8-07 15:44 1392 0

事实上“巴黎心跳”成为巴黎圣母院的重建方案几乎是不可能的。

距离巴黎圣母院大火已经过去了4个月,那场大火中,巴黎圣母院标志性的的哥特式塔尖和屋顶线被烧成灰烬。



随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讲话时表示将重建巴黎圣母院,并为此发起全国性的集资计划,希望有才能的工匠可以参与到重建工作中。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也表示,将对国际建筑师公开征集重新设计巴黎圣母院标志性屋顶线的设计方案。


就这样,一些大公司开始认真地组织起了巴黎圣母院重修方案竞赛,这其中就包括独立出版商GoArchitect举办的“The People's Notre-Dame Cathedral Design Competition”(人民的巴黎圣母院设计竞赛)。


这场从6月初开始举办的竞赛到6月30日截止时,已经收到了来自56个国家的226个参赛作品,关注着巴黎圣母院重修方案的人们,都在踊跃地给自己心水的方案投票。


8月5日,GoArchitect宣布来自中国的设计师蔡泽宇和李思贝(音译)的“巴黎心跳”(Paris Hearbeat)方案获得3万多人投票,拿下冠军。




“巴黎心跳”方案主要由三个部分组成:


可以映射城市风光的水晶屋顶,利用玻璃折射形成玫瑰花窗的“城市万花筒”玻璃尖塔,以及塔尖上每半个世纪打开一次的“时间胶囊”装置。



每一个部分都藏着细腻又文艺的心思,一边创新,一边向先人和历史致敬。


玻璃尖塔的设计方案基于维奥莱-勒的经典比例,做成八角形的几何形状,将配合着水晶屋顶一起映射城市风景。


也就是说,随着光线的变化,每一刻,巴黎圣母院的屋顶和尖塔上都将倒映不同的城市景色。


而从教堂内部往上看,则会看到尖塔里折射出美丽的玫瑰花窗!



站在万花筒正中心往上看,将会看到“巴黎心跳”里最诗意的设计:通过磁悬浮技术漂浮在塔尖的“时间胶囊”——巴黎市过去的记忆,以及未来的故事,都将收入胶囊内,每隔半个世纪,胶囊将打开一次,与全人类共同分享过去这些年里巴黎经历的故事。


胶囊所在的塔尖象征着巴黎的心脏,在磁悬浮技术的作用下有节奏地上下跳动,这也是项目名称“巴黎心跳”的来源。



比赛获奖消息传来国人都非常激动,但是必须要注意的是该比赛由一个私人出版机构主办,未获得法国政府授权。

    

GoArchitect是一家独立的出版公司,在领英上的资料则显示,它由毕业于美国安德烈大学、现居住在加州的建筑系硕士Joshua Sanabria于2018年8月创立,公司注册地位于美国洛杉矶,在领英上也只有寥寥22位关注者。也就是说,GoArchitect只是一家十分年轻的民间机构,而并非部分中文媒体在报道时所误称的“法国建筑设计协会”。  


而至于此次竞赛,并未有公开资料显示它获得了法国政府的官方认证。按理说,如果这项方案真的能够落地实施,那可是一项轰动性的大事件,然而截止目前,除了有几家建筑行业媒体的英文报道之外,并未有主流外文媒体报道此事。因此,这次比赛就是一次民间性质的创意大赛,并不具有官方效力。        


事实上,关于巴黎圣母院到底应该如何修缮,必须经过法国议会拍板决定

    

鉴于4月大火中被烧毁的瘦长塔尖,是建筑师欧仁·维奥莱-勒-杜克(Eugène Viollet-le-Duc)在19世纪主持修缮时所加建,不算是初代圣母院的一部分,法国总统马克龙一直明确表示不反对用“当代建筑样式”代替倒塌的塔尖。


今年5月底,法国参议院直接叫板马克龙,以强硬态度表示:巴黎圣母院必须完全恢复原貌。        


7月17日,法国通过了一项具有争议的重建法案。按照该法案,圣母院不必按照原样重建,似乎为马克龙的提议铺好了路。        



颇具戏剧色彩的是,就在此次大赛结果揭晓的三天前(8月2日),国民议会再次明确表示:巴黎圣母院就按火灾前的模样重修。然而谁将真正执行这项大规模的重建和修复工作尚未决定。        


也就是说“巴黎心跳”成为巴黎圣母院的重建方案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过,GoArchitect表示,这次竞赛的初衷本身就是为了呼吁法国政府对一切可能的方案采取开放姿态,并将尽一切努力向法国政府争取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