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微信,扫一扫登录

24家A股上市公司卖房求生

网络   2019-12-27 15:44 1068 0

没有什么亏损是卖一套房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套。

2016年,*ST宁通B命悬一线,挣扎在退市边缘。在卖掉了北京西城区2套学区房后,公司净赚2000多万,瞬间扭亏为盈,起死回生。


“传统”就此诞生,每到年底就会出现一个奇观:上市公司纷纷排队卖房,保壳续命!


作为“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2019年卖房求生的上市公司,明显比往年更多一些。


进入四季度以来,至少有24家A股上市公司发布了卖房公告。


1


一到年底,总有一些上市公司愁眉不展:亏这么惨,报表怎么搞?


让财报化腐朽为神奇的招数并不多。到这时,“优化”显然来不及,“卖身”又舍不得。


千帆看尽,唯有卖房,省心省力,立竿见效。


没有什么亏损是卖一套房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套。


24家宣布卖房的上市公司中,17家前三季度业绩为净亏损状态,包括已经连续两年亏损,徘徊在死亡线上的*ST游久、*ST海马、*ST中安、*ST华源等。



A股规定,上市连亏三年,公司前缀*ST,提示退市风险,连亏四年,就要被下架退市。


对于各家ST,卖房如同放血大招,续命良药。


有*ST宁通B等珠玉在前,ST们总能见证奇迹。


*ST游久一口气挂出上海8 套房产,总建筑面积近3000平方米,评估价值为1.55亿元。如果交易完成,*ST游久将增加净利润约8000万元。


房子一卖,直接躺赢,不仅能保壳续命,还能粉饰财报,扭亏为盈。


三年经营猛如虎,结果卖房最靠谱。


中房股份,连续三年卖房续命:17年靠卖房增收7452万元,18年1162万元,今年大跨越,要卖1.3个亿。


在卖房路上走得最远的,当数*ST海马。5月份宣布卖房,一举甩出上海、海口等地401套房源。


这是什么概念?


按照30层高两梯四户换算,至少3栋楼的量。差不多一个小楼盘,就这么被一个汽车制造商甩向了二手房市场。


你以为它是造汽车的,其实人家是搞房地产的。


2


嘴上说着干实业,背地里干的都是房地产。


你以为*ST海马甩卖400多套就是大放血了?其实,这只是冰山一角。


2018年报显示,*ST海马投资性房地产大约有2.59亿元。嗯,也就差不多相当于1600套房子。


有热心的媒体以当下的市场价给海马房产估值,这批房产购入均价约为两千元每平,现在市价约一万元每平,能给海马创造近10亿增值。


对比鲜明的是,今年前11个月,海马累计汽车销量约为2.6万辆,同比下滑了58.9%。而同为国产品牌的吉利,卖了123万辆;长城哈弗SUV,仅11月份就卖了8.3万辆。


被实业耽误的“开发商”,当然不止海马一个。


2019半年报显示,*ST华源拥有投资性房地产约1000万,*ST游久仅用于短期借贷抵押的投资性房地产就超过了3000万。


而*ST中安显然才是隐身A股的“大地主”,拥有投资性房地产货值超过10个亿,占到总资产的近五分之一。


你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做安防的上市公司,最大的资产竟然是房子。


炒股不如炒房,这个道理傻子都懂。


最典型的如广州浪奇股份,今年12月11日、12日,连续两天股价异动,开盘即涨停。


原因不是业绩爆发,而是名下有块地遇拆迁,浪奇最高可获26亿补偿款。这个数字相当于浪奇总市值的一半多。


要知道,浪奇上市26年,净利润总和才4.75亿元。以浪奇去年的盈利能力估算,26亿得挣上78年。


辛辛苦苦实业几十年,没想到还要靠拆迁致富。


3


值得注意的是,投资性房地产不包括用于销售和自用的部分,就是说房企的商品房存货并不计算在内。


投资性房地产的定义是,用来收租或赚差价,也可以是两者兼有的资产投资行为。


2003年之前,A股持有投资性房产的上市公司数量是0。但当“夜壶”登上经济舞台中央后,一切都变了。


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到2019年三季度末,A股一共3743家上市公司,1826家上市公司持有投资性房地产,占比超过48%。


换句话说,炒房者或者潜在炒房者,占到了A股上市公司的近一半。


任正非曾感慨,“选择通讯行业是偶然的,对这个行业太不理解,以为好做,就挤进来了。中国房地产蓬勃发展,我应该选择当个包工头,挣钱还快一些。”


但他显然低估了上市公司“炒房”的雄心。


2009年,A股上市公司合计持有房产1600亿元。十年之后,这个数字膨胀了8倍,达到了1.3万亿元。


1.3万亿元是什么概念?


相当于65万套价值200万元的住房。


超过新疆2018年GDP12199亿元规模,接近贵州省2018年GDP值,超过“海南+宁夏+青海+西藏”四个省2018年GDP总和。


这才是“中国第一炒房天团”。


4


房产是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


央行报告显示,2018年末,我国居民部门杠杆率为60.4%。在居民所有负债中,房贷占比过半。


美帝的居民杠杆率从 20%上升到60% 用了40多年时间,而中国只用了不到10年。


如果采用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衡量居民杠杆,根据上财数据,截至2017年,我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高达107.2%,已经超过美国当前水平,更是逼近美国金融危机前峰值。


用一句大白话说:大家穷得只剩下房子了。


这两年,楼市调控的最大成绩是,房住不炒。


也许在政策制定者看来,楼市不涨不跌,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这才是最好的。


然而,在一个交易凉凉的楼市里,大众的预期是脆弱的,任何买卖都难言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引发雪崩的最后一片雪花,比如几家上市公司卖了几栋楼。


美团王兴说过一句话: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


乐观者解读出了希望,悲观者感受到了绝望。